她俩不是大胆,关于电影中的变种人与社会弱势

日期:2019-10-10编辑作者:彩票123app官方网下载

如果,你总是和别人不一样……

【这个应该算是我看了几部叉男的感想,其实和电影并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希望大家多关注关注,然而还是觉得写在这里好一点。。】


接受或拒绝这种特异,你如何选?

在电影中,变种人,是强者,人类惧怕,厌恶,愤恨。大家关注的是,与人类社会大部分群体意识形态的小众群体【LGBT...balabala..还有以前的共产党与那啥啥啥= =】
然而高中生物书告诉我们基因突变具有不定向性,低频性和少利多害性,发生在自然界所有变异,大部分都是有害的,包括人类。要出现得以让生物得以进化的变异基因,可能性微乎其微,在我们的群体之中,更因得到关注的是不超能的"X-Men".
自闭症儿童,天生愚型儿。。。他们也许是因为调皮的染色体在配对时开了小差,也许是因为上帝的一个小玩笑,他们也是“X-Men”的一员,更是人类社会的一员。一个“小玩笑”导致的不是老万可以拥有操纵一切金属的超能力,也不是X教授阅读人心的奇异功能。这对先天就和人们不一样的人来说,是大脑的畸形发育,他们自身世界的黑暗或不完整。但同时我们也清楚,眼睛不好的人耳朵会特灵敏,大脑某一方面不健全的人也许在另一个领域会颇具天分,一些自闭症儿童在绘画或数学上完全属于天才级别。一切都看这个社会如何对待培养接纳这些看起来并不超能的“X-Men”,可惜的是,我们身边的“X教授”却少得可怜,让本可能拥有某一方施展超能力的“X-Men"失去了机会。接纳他们并不是简单的同情,施舍,而是注重培养他们的”超能力“和帮助他们在社会上找到自己的合适位置,成为社会的一员,融入到社会中。社会上,若多一些人关注,对他们进行适合他们的教育,说不定哪一天,他们会成为真正的正义勇敢善良聪明高逼格的X-MEN!

作为一个没读过多少原著漫画的“原著党”,在电影还未上映前就来乱写确实讨人嫌,但我还是忍不住想上来瞎扯下……从几部预告片,以及试映观众的评论来看,貌似会是几部X-Men电影中最好的一部。无论如何,拭目以待。
导演Matthew Vaughn曾在访谈里声称,电影X-Men: First Class基于漫画The Uncanny X-Men……我想他“基于”的意思是指角色的名字吧;除了这点外,其他和原著剧情没有丝毫相同之处。What If系列中曾有个X教授与万磁王一起对付地狱火俱乐部的剧情(What if Magneto Had Formed The X-Men With Professor X?),但和60年代,冷战,导弹危机毫无关系。有同名漫画,但其中的角色Original 5中的4个:Cyclops,Iceman,Jean Grey,Angel也被电影中的Banshee,Havok等人替代,只有Beast还在;Moira由基因学家变成CIA;Sebastian Shaw莫名其妙地和纳粹扯上关系——还将在万磁王的转变中起重大影响;魔型女竟然也能萌化?2001年才在漫画里出现的角色Angel Salvadore现在就有;Emma Frost竟然和X教授万磁王一辈人?那她现在怎么和镭射眼谈恋爱的?
但是,把X教授和万磁王设定成马丁路德金与马尔科姆·X,实在是太合适了,教授的梦想:变种人和人类和平共处——“"I Have a Dream”;而万磁王则直接引用过马尔科姆的言论:“"By any means necessary”。

天亮之前,我看完了《X-Men3》时,我这么想。

这看起来有悖达尔文的进化论,but that s why we are human-beings ,that s what makes us different.
一个高度文明的社会,不仅仅是要接纳不同,而且要让这些“不同”在社会中充分发挥他们的作用。唯有如此,才能成为一个齐头并进,完美融洽的社会。

“那些超级英雄,他们全都是犹太人。超人,你觉得他不是?从古老的国度跑到这,把自己的名字改成,克拉克•肯特(Clark Kent),只有犹太人才会给自己取这种名字。”
They’re all Jewish, superheroes. Superman, you don’t think he’s Jewish? Coming over from the old country, changing his name like that. Clark Kent, only a Jew would pick a name like that for himself.
                        ————The Amazing Adventures of Kavalier & Clay, P588

我是喜欢X们的,因为我感觉得到他们“存在”,我也觉得这个系列的电影,是个寓言。虽然它的表达方式是一部商娱影片,可是,我不认为它在说一个幼稚的话题。

最后希望大家多关注关注:
                                          融合教育
北京自闭症论坛:

创造超人的Jerry Siegel和Joe Schuster,创造蝙蝠侠的Bob Kane和Bill Finger,创造幽灵(Spirit)的Will Eisner,绿灯侠(Green Lantern)Irwin Hasen,创造美国队长,蜘蛛侠,绿巨人,X-Men等诸多角色的Stan Lee和Jack Kirby……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犹太人。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美国很多职业均限制雇佣犹太人,于是在当时被视为上不了台面的漫画业给了他们一个机会。而这种犹太人的影响力从第一个无可争议的超级英雄——超人诞生之时便开始展现。超人本是一个外星人,但他将自己隐藏在普通的外表下:一个胆小笨拙的小报记者。这些与其创作者的相似之处或许只是无意识间造成,但显而易见……在漫画的黄金时期(Golden Age of comics)(对大多数读者而言,是上世纪30年代末到50年代中期),编剧常常直接从美国犹太移民的经历中找到那些独特的人物形象,由此创作出强大的“社会同化者幻想作品(assimilationist fantasy)”,正如伟大的漫画家朱尔斯•费勒(Jules Feiffer)所言,“在傻乎乎的表象之下隐藏着一个钢铁般的男人。”超人就是一个“超能力移民”,就和他同时代的其他移民一样,完美地被同化,熟练掌握其语言,了解当地人更甚于了解自己。”(----摘自《X

一个男孩,把自己锁在卫生间里,流着泪用刀拼命地割,他的父亲忧急地冲了进去,看到一地的羽毛和鲜血……这个孩子,是个X-Man。多年后,他的父亲终于研制出能够让他的儿子恢复平常人的药物,他把儿子绑起来,对他说,“我是为了你好……”当他要用药去“救”儿子时,这个青年用力挣脱了,他愤怒地、骄傲地张开他令人眩目的白色翅膀,然后,一飞冲天……

  • ISTENTIAL X - MEN: JEWS, SUPERMEN, AND THE LITERATURE OF STRUGGLE》by Jesse Kavadlo)
    记得第一本美国队长漫画(Captain America #1)的封面吗?一个身着红白蓝三色制服的超级士兵狠狠地给了阿道夫•希特勒一拳。看看它的出版时间:1941年3月;珍珠港被袭?1941年12月7日。美国队长先于美国政府政府近9个月便向轴心国宣战。还有这些:The Human Torch #03,亚特兰提斯国王Namor和初代Human Torch Jim Hammond一起打败了希特勒的秘密部队,1941年1月;All Winners Comics #01,美国队长,Bucky Barnes,Namor等人联合抵抗希特勒,1941年7月。
    但二战,特别是大屠杀之后,黄金时代的漫画显得有些空洞幼稚了;那种非黑即白,英雄从坏蛋手中拯救世界的故事已经吸引不了读者的眼球。所以美国队长被冰封在北大西洋数年,他的助手Bucky Barnes则被认为已经死亡;其他二战期间的爱国主义超级英雄也都集中出现在科幻题材的漫画中去。因为读者知道,仅仅对罪行的审判远远不够,还需要提出更重要的问题:“它们为什么会发生”。
    超人的死敌Lex Luthor,他一系列针对超人的行动的根本原因,就是对一个强大的异类——外星人——存在于他们之中的恐惧。而在Stan Lee和Jack Kirby于1963年9月第一次创作出The X-Men #1时,他们更了解这种对待“异类”的方式并不是个别现象,而是全人类所共有的一贯反应。

他的翅膀真是太漂亮了!

如果说早期的漫画英雄都多少带有一些犹太人标签的话,那么X-Men则是讲其“犹太人”——甚至更为广泛的意义上——“少数群体”的潜台词直接表现在它的文本之上。
X-Men需要做的,不仅仅是抗击恶人——这些超级英雄的主要表现,而且还要从他们所保护的普通民众中得到宽容。超级英雄和他们所要保护的对象之间存在不可调和的危机?听上去有些荒唐,但X-Men漫画里充满了这种冲突。有人愿意帮助变种人,有人欲除之而后快,更多的人则是对他们感到厌恶与恐惧;变种人对人类的看法也是一样。因为他们是少数群体,他们“不同”。二战大屠杀受害者同样也被视为“不同”——残疾人,同性恋,吉普赛,非洲裔,犹太人……
事实上,最初的X-Men与其他漫画英雄并无太大差别;初登场的万磁王也只是一个了无新意的反派,妄图通过自己的超能力和兄弟会(Brotherhood of Mutants)统治全世界。当The X-Men进行到第66期时(1970年3月),由于故事吸引不住读者而被迫停刊(1970年12月恢复);但从1975年的Giant-Size X-Men #1开始,编剧逐步增加X-Men的成员使故事重新变得受欢迎。看看加入的角色们:来自苏联的Colossus,来自西德的Nightcrawler,母亲来自肯尼亚的非洲后裔Storm,印第安阿帕奇族人Thunderbird,日本的Sunfire,爱尔兰的Banshee,以及加拿大的Wolverine;之后加入的Psylocke,来自英国,现在换了一个日本女子的身体;牌皇Gambit,法人后裔(Cajun);Armor,日本;Rockslid,意大利;Danielle Moonstar,夏安族印第安人;Jubilee,中美混血……
万磁王(在1981年出版的漫画Uncanny X-Men #150中,他的背景第一次被定义为大屠杀受害者),幻影猫Kitty Pryde是犹太人;Dust是来自阿富汗的穆斯林;Nightcrawler是虔诚的天主教徒;Thunderbird和Danielle Moonstar信奉印第安神明;Karma是来自越南的天主教徒;Wolfsbane,信奉长老会(Presbyterianism)…
已经被确认的同性/双性恋X-Men漫画角色:Anole,Destiny,Karma,Mystique,Northstar,Graymalkin,Rictor,Shatterstar,Daken……
移民,原住民,异教徒,同性恋。

我懂了?也许吧。

而作为少数群体的遭遇呢?自然有愿意帮助变种人的普通人类,比如基因学家Moira MacTaggert(她也将在电影中出现),或是作为X-Men与公众联络人的Kate Kildare。但别忘了William Stryker,极端反变种人分子,以及他的团伙The Purifiers,坚信变种人不是人类,而是恶魔的后代,需要被完全消灭,他对变种人类的诸多攻击之一,就造成了下文中Emma Frost所说的42位学生的死亡;Bolivar Trask,变种人猎杀机器人创造者,直接因他而死的变种人成千上万;Stephen Lang,Graydon Creed,Cameron Hodge……镭射眼在第一次遭遇哨兵机器人的攻击后说:“教授…人类生活在对我们的恐惧中。但今天发生的事情改变了一切,你不明白吗?人类制造机器人,来猎杀我们。”(“Professor… Humanity lives in fear of us. But what happened today changes everything. Don’t you understand? Mankind is creating machines to hunt and kill us.”)
看看下面这些X-Men漫画事件:
E is for Extinction:基优岛(Genosha),曾今的变种人劳动集中营,续而被万磁王所解放并建立的独立变种人国家,最终岛上一千六百万变种人被巨型哨兵屠杀;
Days of Future Past,未来时空里,猎杀变种人类的机器哨兵掌管了整个美国,变种人被关押在战俘营中;
X-Men: The 198中的变种人集中营
God Loves, Man Kills: William Stryker集结武装部队绑架X教授企图灭绝变种人类;(电影X-Men 2情节就是基于此事件)
Operation: Zero Tolerance:Bastion以及他的哨兵机器人原型机试图消灭变种人类;
Manifest Destiny:X-Men办到San Francisco;(昭昭天命,事件名本身就挺值得玩味)
Utopia:变种人脱离美国本土,拥有了自己的家园;
Second Coming:M日之后的诞生的第一个变种人婴儿终于回到了现在的时间线,但极端反变种人武装试图干掉她,并且将整个乌托邦岛用能量罩困住,从未来派遣超级哨兵机器人灭绝变种人;
……
纳粹集中营里的纹身标记是战俘的编号,而变种人的则是脸上大大的一个“M”刺青。

每个人都可以是X-Man,在电影里,是一种特异功能,比如喷火、穿墙术、移形换影,呼风唤雨、读心术、金钢不坏之身……

甚至只需看看他们敌人的名字…
The Purifiers;(净化者)
The Right; (正义党)
Sapien League; (智人同盟)
Friends of Humanity; (人类之友)
Bastion--humanity's last "bastion" of hope;(棱堡——人类希望的最后堡垒)
Apocalypse;(末世天启)
Holocaust;(大屠杀)
……
 
“我不想与众不同。我只想和其他人一样。”
                                   ——镭射眼
“I don’t want to be special. I want to be ordinary.”
----Scott Summers, X-Men-Prelude to Schism #01

在现实里,我觉得每一个人都有被埋没的天分,被掩藏的潜能,被忽视的力量,被窒息的勇气,被磨灭的创意,被践踏的骄傲,被遗弃的精神!

“是的,Carol,我们了解在斯坦福德发生的事情——当时X-Men前去援助了。不要回避问题,我们需要帮助的时候,复仇者又在哪?你们人呢?我们有42个学生死于这场导弹袭击,被一个宗教狂徒所谋害。而他,仅仅由于变种人的存在就对我们恨之入骨。42个孩子。最小的Amber还不足13岁。”
                                  ——爱玛•弗洛斯特(白皇后)
“And yes, Carol, we saw what happened in Stamford—because the X-Men went there to help. Which begs the question, where were the Avengers when we needed help? Where were you? Forty-two of our students were killed in a rocket attack, executed by a religious zealot. A human, who hated mutants simply because they existed. Forty-two children. The youngest was a girl named Amber. She was about to turn thirteen.”
----Emma Frost said to Ms. Marvel, New X-Men V2 #28

问题是,当我们只是个孩子,我们可能会因为自己内心某种奇妙的声音,某种朦胧的不确定的野心、张狂,与生俱来的天赋与相伴而来的痛苦,如同那个小男孩屡割屡长的翅膀一样而孤单落泪,可是,成长,或者说依着某种秩序的成长,就像服用了那种药一样,我们的特异消失了,比如《伤仲永》那样的,“泯然众人矣”。

伽马炸弹!超级血清!宇宙射线!高科技装甲!魔法神器!一只受过辐射的蜘蛛叮咬!接下来是…“天生就有”?看上去似乎只是避免重复的权宜之计,但“天生的”正是其出彩之处。没错,正常人不会喷丝,没法隐形,愤怒也不能让他们变成巨大的怪物,但蜘蛛侠,美国队长或者绿巨人,哪怕是深受生理上的不同所带来的麻烦的石头人(The Thing),他们的本质还是人类;即便在大事件内战(Civil War)中,普通民众对超能力英雄的要求也只是——“注册”。但变种人呢?他们是真正的不同,虽然这种不同极为有限——高级智人(homo sapiens superior)是Marvel漫画设定的一个物种,普遍被认为(漫画中)是现代智人(Homo sapiens)进化的下一个阶段,而变种人类则属于高级智人的一个亚种。变种人别无选择,也没法抱怨“如果”——“如果我当时不被咬;如果我们当时不去外太空;如果我当时不去注射血清……”回想下漫画中诸多关于针对变种人示威的标语:“MUTANTS=EVIL”“KILL ALL MUTIES”“GOD WILL DESTROY YOU”“BURN THE MUTIES”“MAKE THEM EX-MEN”(“变种人=邪恶”“杀光变种人”“上帝将会消灭你们”“烧死变种怪胎”“让他们成为历史”)他们并没有被当成同类,他们没有如果。

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件事,都可能给我们施药,“还原”是不知不觉的,心里可能连悲伤都没有。

所有变种人都会像镭射眼在X-Men-Prelude to Schism #01说的那样“只想和其他人一样吗?”我相信很多角色都这样幻想过。镭射眼——永远无法摘下他的眼镜;Chamber,因为自己的变种能力突显而毁掉整个下颚及部分胸腔;Nightcrawler,“恶魔的外表”;Rockslide,身体全由岩石组成;罗刹女Rogue,永远无法与其他人接触(2009年7月的漫画X-Men: Legacy #224才能够控制);天使,一对鸟类的翅膀;Pixie,精灵的耳朵,昆虫的翅膀……如果说超人是真实且公开的身份;克拉克•肯特则是一种伪装,那么即便是外表与常人无异的X教授,万磁王,金刚狼,Emma Frost,Kitty Pryde…他们的身份也是完全公开的,并且在成长过程中都有过被歧视敌视的经历。创作者Stan Lee在第一本X-Men漫画里就由X教授的嘴说出:X-Men中的“X”表示的是他们“额外的”(extra)能力;而很多评论家也同意这点:“X”同样能可以表示“存在的”(existential)。他们面对的是个充满恐惧与憎恶的世界,他们的首要目的是在这个世界里存活下去。复仇者的故事是关于职责——他们应该做什么,神奇四侠是关于家庭——他们是谁,而X-Men则是介于其间——这个团体比家庭大得多,也并没有任何必须完成的职责——更多的是关于生存本身。超人,复仇者,蜘蛛侠无论从任何方面看,都与普通人无异,而那么一点小小的不同——超能力,高科技装甲,魔法——既不会影响他们对待人们的方式,也不会影响人们如何对待他们(“谢谢你,超人/队长/蜘蛛侠!”),他们是完美的英雄形象,拥有法西斯式力量的美国人为自由而战斗。X-Men却并非如此。X教授集结他们的原因就是,他很明白即便被同类所环绕,哪怕他们中一部分人拥有额外的变种能力,做一个变种人则意味着独自一人。超级英雄漫画是一种现代神话,需要靠想象力赋予生命;它们的魅力之所在,正是读者对成为超级英雄的渴望——飞天入地,刀枪不入,拯救世界抱得美人归。如果说大多数英雄表现的是这种愿望的达成,那么X-Men则表现了愿望实现后的另一面:恐惧。每一个变种人必须去学习如何控制和接受自己与众不同的能力,身体,责任——有时是必然随之而来的危险。(有评论家认为,超人是在电视剧Smallville中被再次创作,被描述成自我怀疑,X-Men式的角色:对自己能力以及不同之处的疑惑与恐惧,而之前相对较少表现这方面;蜘蛛侠则主要表现对自己生活本身的疑惑。)

可是,那个从摩天大楼一跃而下的“天使男”,他第一次运用了他天赐的翅膀,他是彻底地自由了……那时,我多么想为他打一个响亮的“呼哨”啊!

美国队长在《Steve Rogers - Super-Soldier Annual #01》对变种人类的“救世主”,M-Day后出生的第一个变种人Hope说:“There are always people looking for someone to worship. But the minute you believe you’re more important than those people—you’re not a hero anymore.”(总有人去寻找一个对象让自己崇拜。但一旦你相信自己比他们更加最重要,那一刻起你就不再是个英雄了”)。如何对待自己的“不同”,或许这正是“英雄”与“反派”间的最大区别:
Apocalypse:极端变种人主义者,社会达尔文主义者,坚信变种人类比人类高级并且“适者生存”,大规模屠杀非变种人,包括其他的超能力英雄,并成功掌控世界大部分地区;
Magneto:没有前者极端(最后也正是他把Apocalypse撕成了两半),但万磁王仍然认为,变种人是人类进化的下一个阶段;他无意屠杀“异类”——非变种人,但追求变种人统治。“Did I ever tell you--that your destiny is to inherit the earth?”(我和你们说过——你们的命运就是接管这个世界吗?”(X-Men Legacy #237)
Professor X:不需多说——理想主义者,渴望变种人和人类和平相处;
Scott Summers/Emma Frost:把他们放在这里,不仅是因为个人偏爱,而且1)现在变种人类的领袖是镭射眼Scott Summers,2)Emma Frost对他的影响深远。他们,或说现在的X-Men对人类的态度如何?现实了许多——井水不犯河水;有困难,找X-Men,惹上我,也别想有好日子过。他们甚至搬出了美国本土,远离人类。
在最新出的X-Men Giant Size #01中,出现了一种名为Evolutionaries的存在,认为当一个物种停止进化时,就将成为下一个物种的威胁;以此为由,他们种族灭绝了Neo,一个能力比变种人更加强大的但已停止进化的变种人类亚种,下一步的灭绝目标将是人类,保障变种人类的繁衍。又一个“物种冲突”。当然,X-Men必将会为人类的生存而战;但我们可以做两个有趣的对比:
Age of Apocalypse里对非变种人的屠杀,和人类针对变种人的屠杀。
Age of Apocalypse和House of M。当然,前个事件中X-Men反对Apocalypse的行为并奋力反击;后者呢,虽然只是假象,但这不正是猩红女巫根据众人内心的真实渴望而创造出来的世界吗?什么样的?变种人统治。承认吧,X-Men和Magneto在内心深处没有区别。

生活中,要怎样才能了解到,我们原本就是独一无二的呢?可是,“不同”是一种巨大的痛苦,我知道。也许因为不同,你会不得不和大多数人的生活偏离甚至逆向,忍受孤独,还有疑问、鄙视、猜忌……还是,不如就“相同”吧,过着人们都在过着的平静、日常、千篇一律的生活,既然别人都能过,“淹没”也是一种幸福?

爱玛•弗洛斯特:“还说什么?干掉她。”
蜘蛛侠:“干掉她?你把她当做什么,一条狗?”
美国队长:“永远都有解决方法。”
金刚狼:“并非永远。”
美国队长:“永远!”
Emma Frost: "What is there to say? Put her down."
Spider-man: "Put her down? What is she, a dog?"
Captain America: "There is always a way."
Wolverine: "Not always."
Captain America: "Always!"
                          ——————House of M #01

那些持有“解药”的人,认为可以救赎X-Men,“可是谁说我们需要被解救?”风暴女说。“那只是你们想要的。”天使男说。

Emma Frost(电影中出现的白皇后)和Wolverine金刚狼是X-Men的成员,而Spider-man蜘蛛侠和Captain America美国队长则属于复仇者(The Avengers)。可以从他们对Wanda(猩红女巫)的态度看出来,X战警并不像传统的超级英雄那样具有绝对的道德感:他们不介意杀人;为了变种人类的利益他们并不介意做一些“不正确”的事。
如果说猩红女巫是复仇者的一员,是大家的战友,那么极端反变种人武装呢?他们一次次地试图灭绝整个变种人类。为什么X-Force(一只秘密组建专门进行刺杀等行动的小队,由金刚狼带队)是见不得光的?为什么在得知X-Men中存在这么一只队伍后,Nightcrawler,Storm,Beast等人会大发雷霆?
拜托,英雄主义不应该只是“伪善”地告诫大家“不杀生”,或者向世人证明“我比你更有道德感”,英雄们总是假装自己生活在一个理想的世界中——即便危机一次又一次地来袭,他们一次次被击败,被虐待,失忆,发疯,死亡…但我们全都知道,英雄们总能安然渡过,继续前进;他们忽视了那些我们在生活中真正会遇到的问题。
我想或多或少,应该感谢Grant Morrison,New X-Men的编剧,使得X-Men漫画更加向现实靠近了一步,把角色从完美世界的幻象中又推了一把。变种人类经历了真正的屠杀——一千六百万死亡;通奸——而不是狗血的三角恋,在Emma Frost和Scott Summers之间发生(虽只是精神上的而没有肉体接触),而Jean Grey,Scott的妻子,和金刚狼在后山接吻。另外,我非常喜欢看到Emma Frost不经允许就进入别人的思维,或是不耐烦地弄晕一大片极端反变种人示威者,甚至时不时地随口提议干掉谁…并不是认为她做的对,或他们应该直接杀掉所有邪恶的恶棍,但正如Emma在扭断Cassandra Nova——该对基优岛惨案负责的反派——的脖子后所说:“There are some things you just shouldn’t be allowed to get away with.”(“有些事你必须付出代价。”)(New X-Men #116)
我之所以喜欢Emma Frost这个角色,因为她,还有其他那些处于道德灰色地带的角色,使得我们能够将像Scott Summers(镭射眼),Wolverine(金刚狼)这样的人物看成真正的英雄;因为她能够在 “正派英雄”中去干那些他们不愿意干的脏活——比如,杀掉那些犯下无数罪行的恶棍。Emma——或许称得上称得上“反派变英雄”的标志人物——枪杀了自己的姐姐Adrienne Frost——后者企图炸毁整个变种人学院并害死了学生Synch(Generation X #70);金刚狼,天使,冰人,多米诺…手上都沾满了鲜血;镭射眼,正是他组建的X-Force,甚至狠得下心派遣包括自己儿子Cable(来自未来时空)在内的队伍去完成“自杀式任务”;X教授,也并不是大家认为的那般无私……
(正是Emma Frost对Scott Summers的影响(或多或少),将后者塑造成了一个真正的领袖。所以编剧Joe Casey会声称“She's (Emma) the best thing that ever happened to Cyclops”,X-Men漫画总编辑Nick Lowe会说“She’s a perfect foil for Scott. She’s a grey to his black and white. She pushes him and challenges him.” “Emma is probably the best character in the X-Men. Such depth, so many dimensions...”)
Xavier教授,欺骗,操控并且利用其他人;
Magneto,变种人的希特勒;
Emma Frost,操控他人,第三者;
镭射眼,利用他人,秘密组建暗杀队伍,冷血;
金刚狼,杀人无数,相当差劲的父亲;
Jean Grey,婚后与金刚狼纠缠,屠杀了一整个星系的生命(后来被改写成是黑凤凰所为);数不胜数;我想没必要继续了。X-Men角色的本质是现实的,他们也必然会做我们普通人在生活中不可避免的“不友善的” “愚蠢的”或是“非道德的”行为。我们在某种程度上把角色和自己联系起来,这正是他们的魅力所在。
当我读到超胆侠(Daredevil)救自己的仇敌,罪大恶极的靶眼(Bullseye)一命时,或者看到复仇者,蜘蛛侠等人一次又一次眼睁睁地看着坏蛋们离开而不去干掉他们时,我有点郁闷但并不奇怪——他们是英雄!这就是原因!对比Uncanny X-Force #04,成员之一Fantomex,为了避免一个孩子以后成长为Apocalypse,一枪把他爆了头(虽然那个少年天启是Apocalypse计划的一部分,但他们并非没有选择——可以带回乌托邦岛往好里教育,但他们没有冒这个险,而是选择了最安全的解决方式:干掉对方,哪怕是个孩子)。
回想下Dark Avengers-Uncanny X-Men - Exodus #01里,在变种人搬到远离美国本土的乌托邦岛上,击退Norman Osborn所带领的黑暗复仇者后,镭射眼——如今变种人类当之无愧的领导人的发言:“We have been, and always shall be, sworn to protect a world that hates and despises us…Only now…We should all be free.”(我们一直被要求宣誓保卫这个憎恨鄙视我们的世界…但现在我们全都自由了”)看着他身后欢呼雀跃的变种人,很容易发现:X-Men绝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超级英雄。他们的故事不是简单的黑与白,不是“拯救全世界”,而是关于少数群体中不同人物的不同价值观与思想。
X-Men漫画的近况:X教授对镭射眼承认,“You have become a greater man than I...”,并说“But if you ever collapse under the weight I will be there to share the burden, my boy. I will always be there.”致力于变种人与人类和平共处的教授,如今也赞同了镭射眼的领导。万磁王,曾经X-Men的最大反派,现在也加入了X-Men,甘愿辅佐他。
看最近连载的Uncanny X-Men,会发现镭射眼召集到他身边的角色,都是处于“道德灰色地带”:Emma Frost,金刚狼,Namor,万磁王,当然也包括他本人。“起誓保护这个憎恨鄙视他们的世界”(sworn to protect a world that hates and despises us)是X-Men故事的关键之一。我甚至不觉得那些角色,比如Emma,Magneto,在过去是“反派”,因为他们和X教授等人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变种人类。

当你还能坚守你自己,也许轮到别人来害怕了,从来都是,人们对天才的防范大于期待,本能地将你视为威胁,而制度保护“平庸”、“正常”、“普通”,排斥“出类拔萃”,于是,冷落、围攻、伤害、侮辱、消灭无处不在。

PS 要是Emma Frost能在影片最后活下来并将出现在续集里......绝对给十星
PS.PS 根据剧透...虽然Emma差不多肯定出现在续集里...但这片里的戏份也太少了吧...给个不情愿的满分...

同时,千万不要以为,这种“不同”,这种“卓尔不群”就是一种福分,它也可能成为灾难。人类历史上,天才可以成为艺术家,也可以成为疯子、狂魔、暴君、独裁者,天份所引起的破坏与毁灭也比比皆是。(像万磁王和凤凰女那样。)

几位出现在电影X-Men:First Class中角色的漫画起源
http://www.douban.com/note/154528269/

事情就是这样,当我们拥有某种精神层面上的“财富”,如何运用、善待、珍惜、甚至是分享,认清自己的使命,寻找生活的快乐与意义,是值得一想再想的、需要被正视的问题。(像X教授那样。)

那么,对于一个人,真正意义上的人来说,最大的障碍、最难的课题、最深的学问、最终的归属,该是,自己。

想一想,此生有没有什么,是你值得像个勇士一样去捍卫与战斗的呢?

最后,我想说,我一直都很喜欢一种类型的电影,比如《黑客帝国1》,《哈里·波特》、《A·I人工智能》、《E·T》,比如《X-Men》,还有太多太多商业的但并不虚无的幻想类电影……就艺术角度而言,它们当然不值一提,但,它们拥有的,是宝贵的,想像力!

这太重要了!真的,和悲悯的人文情怀一样,想像力是人类最伟大的感情之一。

别辜负了你的心,做一个破茧而出的灵魂。

本文由彩票123app官方网下载发布于彩票123app官方网下载,转载请注明出处:她俩不是大胆,关于电影中的变种人与社会弱势

关键词:

结业生看,毕业归一

这是第二次看“毕业生” 上上周日,在《高级视听说》课上,老师放了这部电影。 突然毕业了,马上进入社会、参加...

详细>>

彩票123app官方网下载勇于与好汉的对决,X战警电

    记得第一接触X战警的时候依旧在相当小的时候,那时并从未注意,知道前一年,出来X战警3,才是本身有一回重...

详细>>

8月の青岛三天三夜游,最没有意思的一部系列电

这集   那些类别的影片往往是部部有新意,部部都增添了一个老大有趣的不测欣喜,但是到了这一部电影,新意与惊...

详细>>

我的初衷是想写一篇,执迷不悟的x教授

那集看得兴奋,都以笔者感兴趣的命题。对外权力(Power)的制衡和对内手艺(Capablility)的垄断,被压榨一方向胁制...

详细>>